贵州务川:保护区内“圈地”250亩建羊场 生态环境遭污染

2020-12-10 16:51 出处:中国新报 人气: 评论(

        新闻导读贵州务川县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区、河流型饮用水水源地、马颈河中华倒刺鲃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编号5217)内却被政府招商引资兴办起了养殖场。在“圈地”范围内,村民乱扔病死猪,属地政府行政不依法对病死猪做无害化处理,导致了寄生虫的泛滥,养殖场的羊群被猪、羊共患的寄生虫感染而大量死亡,周边的大生态环境及水质、土壤均遭到污染。在羊场面临即将关闭的关键时刻,贵州省务川县申吉美羊羊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与贵州省务川自治县柏村镇人民政府对簿公堂。

 

         投资7000万元的种羊场成养殖业之殇,这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2020年11月20日,记者驱车亲赴务川自治县进行了采访。

 

(本报记者 曾华)

 

阵痛:饮用水源头建养殖场  省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涉嫌遭污染

      

          爆料人一见媒体就不满的说:“当地政府一味的追求招商业绩,根本不考虑环境污染对村民的危害。企业来投资和发展促进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理应支持,但也不能为了短暂的利益而牺牲环保,这是对子孙后代的不负责,我们绝不当千古罪人。政府的选址很不恰当,不应该规划在河流型饮用水的源头、马颈河中华倒刺鲃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更不应该在我县的母亲河-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区内“圈地”搞养殖”。
       

(图一:当地村民拉着病死猪准备偷偷扔到务川申吉美羊羊农业园区养殖基地)

 

        跟着着爆料人的指引,记者进入柏村镇后坝村登上一高处,但见山坳坳处上百亩的地全是青草。一个正在放牛的村民说:“这一片都是洪渡河的各大小支流,是生态环境保护区,没人居住,以前全是大片肥沃的基本农田,如今村里这个坝区的农民基本都成为“失地”农民,土地全被征用或流转给贵州省务川县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种草养羊搞基地”。当谈及养殖业是否会污染环境,这个老农拍了拍身上的土,大声说:“怎么没污染,你看,羊场“圈占”到我们香家湾沟河,这里挨到起多个水源头包括白斗组水源、杨家坡、和尚洞、泥水坳口、文发连洞等,都是我后坝及其它后面社区居民的饮用水水源及水库,养殖企业不管怎么注重环保,或多或少都还是会有污染的,特别是去年闹猪“瘟”,全村死了很多猪,有村民将病死的猪扔到羊场内的几个“消坑”,几个“消坑”地表及地下水直通香家湾河沟后,汇入马颈河,国家级老青鱼水产保护区,这是多大的污染?”
    

         另一老农直言的说,养殖区与几个死猪掩埋点相距不过几百米,死猪被甩在这后,又被狗刨出来吃,腐烂的时候,这里到处都是臭气,苍蝇爬满死猪点。据说,养殖场的羊儿受到感染,死亡了1600多只羊,养殖场还和县政府打上了官司,可以想象,这个污染有多严重。”
           

         记者登上一高处探头观看,只见整个养殖场修建在后坝村的山凹凹中,被围墙“圈起”的羊场办公区域前后各修建了一扇铁门,以供人进出关闭。一栋标准化办公楼依山而建,拾级而下,办公楼旁是员工宿舍和实验室,16栋琉璃瓦盖的铝合金框架羊舍整洁有序,但多数空着。场区内层层设有监控、探头时时在旋转。
     

        围墙外是一望无垠的草场,可以清晰的看见数百只羊儿在悠然吃草、奔跑、打斗嘻闹。记者跟随爆料人从围墙外的便道路进入草场不距500米就听到淙淙的流水声,站在草原边缘往下看,一条河流从高而下奔腾不息。
     

(图二:务川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向当地政府相关领导的紧急汇报)

 

         距爆料人讲,这条奔腾的河流叫香家湾河沟,是柏村镇后坝村村民饮用泉水的源头之一。该河直接汇入马颈河,沿途奔腾不到2公里就是中华倒刺鲃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核心区。再旁边,就是著名的洪渡河风景名胜区。香家湾沟河及马颈河都是洪渡河的支流,这一块地区共同构成、属于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区的范围。
     

        记者查询, 马颈河位于务川自治县砚山镇与分水乡交界的崇山峻岭之中,生态环境良好,适宜各类鱼群生诞繁殖,中华倒刺鲃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总面积88公倾,其中核心区面积60公倾,试验区面积28公倾。其中核心区河流长15千米,试验区河流长7千米;保护区保护的主要对象是中华倒刺鲃,其他保护对象包括南方大口鲶、黄颡鱼、白甲鱼、  泉水鱼、墨头鱼等。根据《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条例》第二条及第八条(六)、(七)、(九)规定,保护区内不能设立养殖场,不得从事养殖有关的活动,禁止其他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

 

惊叹:   政府帮“圈”90亩骗取征收费,企业流转土地140亩种草放牧

 

(图三:重庆市环境损害司法签定中心作的司法鉴定意见书)

 

         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区内,特别是保护区内的河流型饮用水源地和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是否可以建设大型养殖场?
   

        面对媒体,贵州省务川自治县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钱小梅感到十分的委屈。
    

        据她讲, 贵州省务川县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集种植、养殖、销售一体的畜牧业企业。2014年经务川自治县政府招商引资,她放弃在外企业年薪120万的高薪,说服丈夫吉松林从上海来到务川县柏村镇后坝村搞种羊发展。
   

        在务川县人民政府的招商引资安排下,贵州省务川县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6年来,共投资7000万建成了务川申吉美羊羊农业园区 。园区建设分两期,占用耕地250亩左右,建成可容纳万头种羊的标准化羊舍16栋,及所配套的办公、生产设施设备包括全自动化饲喂生产线等。申吉美羊羊公司早在建设初期就缴付了近200万元的土地征地费,征地90亩,征用地有效期为30年,从2015年至2045年,同时,美羊羊公司还流转了140 亩土地用于种草养羊,流转土地金每年支付,先付后用,至今已经流转使用了6年。

 

       该公司采取“党支部+合作社+企业+农户”的模式,向当地尽扶贫责任,至今已经向务川县贫困户免费发放了650只种羊,以帮助贫困户脱贫、促进务川县的羊产业发展。在种羊场的饲养、生产运作中,申吉美羊羊种羊场与当地 村民签订甜高粱、黑麦草、玉米等牧草的订单合同、并从当地农户手上收购各类过季蔬菜,甚至杂草等,公司每年从当地农户处收购的饲草料成本就高达400万元左右。拉长了农民养羊脱贫致富的产业链。

 

        2015年被评为遵义市龙头企业,2016年取得省级标准种羊场示范园区的资质。 2015-2018年间,年年被评为“先进经营企业”“全国农牧渔业丰收奖”等荣誉证书。记者检索发现,人民网等相关媒体对此作了详尽的报道 。

 

       “ 近200万的征地款早在公司搞基础建设时的2014、2016年年初就已经全部付清现在 ,现在6年过去,务川县政府都没有给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办理土地证,羊场成为非法占用基本农田”。钱小梅丈夫吉松林补充到。

 

愤怒:村民乱扔病死猪,环境污染羊场濒临关闭

 

(图四:昔日容纳5000多只杜泊羊的16个羊舍,如今只剩下500只存活)

 

         针对饮水源和中华倒刺鲃省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试验区涉嫌被污染的事,钱小梅归罪于2019年5月至10月柏村镇后坝村发生的猪瘟。
   

        据务川县柏村镇政府提供的资料、遵义市农业农村局出具的调查报告讲,非洲猪瘟疫情发生时,后坝村死了70头猪,在2019年5-8月,当地村民丢弃死猪20头至距离养殖场种羊圈舍130-600米的八个点。直到8月24日,柏村镇人民政府才对这些病死猪进行就地浅土掩埋、撒石灰和消毒粉。
     

        由于柏村镇人民政府未按国家法律法规规定,把本该拖到乡镇指(选)定的无害化处理场去处理的病死猪,就地浅埋在了种羊场的饲草料基地上、消坑溶洞里。
   

        据属地政府的代理人庭上陈诉,他们发现的时候,猪已经腐烂,为了防止二次污染,只能就地掩埋。 务川申吉美羊羊公司公司认为饲草料基地被病死猪携带的各类病菌及寄生虫污染,1600多只种羊吃了被寄生虫(卵)污染的草料后,寄生虫随草料进入羊体内造成种羊感染死亡。根据务川县动物疫病预防监测中心出具的《动物疫病临床诊断报告书》诊断:种羊被多种寄生虫感染,但致死种羊的是猪、羊共患的细颈囊尾蚴寄生虫。
  

       据悉,被寄生虫感染的种羊不断死亡,申吉美羊羊公司采取了一切能用的措施挽救悲剧,包括继续用药给种羊驱虫,继续向政府及农业农村局求救。几个月间,该公司连发了13份催告信、求助函,请求政府协助扑灭这类人畜共患寄生虫疫病,并做养殖环境危害鉴定以确定种羊大量死亡的原因。但务川申吉美羊羊公司声称务川县各级政府及农业农村局从2019年11月6日、出具以上诊断报告至今,未曾履行过任何法定职责,来养殖场扑灭辖区内的人畜共患寄生虫疫病。政府以公司种羊存栏数量不足为由,干预企业的正常经营,把虽然被寄生虫感染、但依然通过了国家对一、二类疫病的检疫、可以依法转运出厂谋求活路的羊从高速公路拦截回来,导致这些羊继续回到被污染的环境中,最后惨死在圈里。

 

       申吉美羊羊公司一个留守人员称,羊群出现死亡现象后,该公司采取了各种驱虫措施,但由于草地环境遭到了污染,导致羊体内的寄生虫很难根治,迄今为止,种羊死亡了1600多只,经济损失约千万元,养殖场存活的羊也呈中、重度感染。
     

        政府不检测、不及时、不按照技术规范处理病死猪的行政违法行为,让申吉美羊羊公司十分愤怒。为了讨个公道,该公司多次向遵义市、贵州省农业农村局反映,甚至还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拉了一头活猪去贵州省人民政府上访。

 

       务川县各级政府及农业农村局,对不送检、掩埋病死猪在申吉美羊羊养殖场的事三缄其口,对羊场发生的猪、羊共患的寄生虫疫病更是避而远之。

 

        从务川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有限公司提供的材料显示,经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派遣的多次专家,联合会诊,及专业实验室检测结果,确诊导致申吉美羊羊公司种羊大量死亡的就是猪、羊共患的细颈囊尾蚴寄生虫。这与务川县动物疫病预防检测中心的诊断结论相一致。随后,重庆市环境损害司法鉴定中心又对申吉美羊羊现场踏勘、专家采样、送检后出具了【2020】环鉴字第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是美羊羊公司的环境遭到了污染,种羊的死亡与病死猪弃埋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这几年中,陆续有村民告知她的羊场污染了这一段的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区,特别是零距离抵靠的香家湾河沟及两公里范围的中华倒刺鲃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马颈河,她也曾主动向相关部门反映,可没有引起政府重视,村民至今喝着涉嫌被污染的水。”钱小梅说。
 
       

追问:   养殖业灭顶之灾谁之责?
     

        钱小梅、吉松林夫妇认为, 2014年务川自治县政府对外招商引资时,将务川申吉美羊羊农业园区规划在洪渡河生态环境保护区、饮用水水源地、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试验区内收取200玩征地费,导致无法办理用地手续,种羊场非法占用基本农田,涉嫌污染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的环境的主要责任在当地政府。
    

        2019年5月至2019年10月5日期间,柏村镇后坝村共死猪70头,村民乱扔25头在他的羊场内,特别是洪渡河生态保护区内离香家湾沟河水源地仅157米的道角溶洞内掩埋不明死因的动物尸体,不做任何防止污染及土壤污染的措施会导致环境污染。柏村镇人民政府如果按照无害化标准处理病死猪,申吉美羊羊公司的养殖基地就不会遭到污染,1600只杜泊羊就不会死亡。种羊的死亡与病死猪弃埋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致使申吉美羊羊公司无法继续经营,濒临破产。
   

        为此,2020年6月申吉美羊羊公司向当地法院提请诉讼,要求当地政府对种羊的死亡及羊场面临关闭的损失进行赔偿。
    

        “贵州省镇安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无视务川县动物疫病预防检测中心出具的《动物疫病临床诊断报告书》、国家权威机构 - 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出具的《贵州省务川县申吉美羊羊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羊只发病死亡调查及防控建议》及《重庆市环境损害司法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却仅仅以遵义市农业农村局的一份调查报告(无附任何检验数据、而且数据均自相矛盾),就认定:生猪疫病为地方性自然疫源性疫病,对环境、生态和当地养殖业不构成重大影响为由驳回申吉美羊羊公司的全部诉求。我们要的是公道,如果公道一直不明,我们会一直抗争下去”。钱小梅声称。

 

         新闻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第十条八、二十七条、二十八条明确规定,保护区核心区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缓冲区禁止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

 

         后记: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如果破坏生态环境,即使是有需求的产能也要关停,特别是群众意见很大的污染企业。绿水青山不仅是金山银山,也是人民群众健康的重要保障。对生态环境污染问题,务川县必须高度重视,要正视问题,而不是要去掩盖问题。

         来源:http://www.zhongguoxinbao.com/2020/shehui_1203/14057.html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8 中国科技在线 版权所有      邮箱:838869911@qq.com